3Q中文网 > 仙途遗祸 > 1864 王城王室

1864 王城王室

作者:小小沙丁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些天的日子,当真是这三人从来不曾经历过的。如果这三人和苏倾一样,周游了整个“浮梦大陆”,他们就会知道,王城区是整个“浮梦大陆”之中,最接近“真实”的城区。

    这里的民众,喜怒哀乐,七情六欲更接近真实。

    对秋霁和乌溯来说,他们体会到了和以往完全不同的生活。看到了以前根本就不会去看的问题。任何经历都不会是无用的,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虽然他们还不知道,这样不同的经验到底有什么用处。

    只是,作为“官场新人”,这两人光是熟悉自己现在的位置,就已经相当耗费精力。

    “陷害驱逐林惊珩和洪嵚”这样的任务,和他们过往行动风格完全不同的任务,他们连头绪都还摸着。

    桓综茗虽然不知道看懂凡人的喜怒哀乐到底能不能让他以后开口的时候少付出一点代价。

    但不能随便开口说话这一点,就让他在交际上,面临了极大的难题。

    加上他本来就不熟悉普通人的生活,这几天的时间,是真的只在旁观了。成了王城区某个“孤僻的租客”。

    这一天,自认最有必要完成大儒任务的乌溯忍不住找上了桓综茗和秋霁求助。

    他的打算倒也简单——修仙界人总更擅长阴谋诡计一些,看看秋霁有没有什么办法。如果秋霁没什么办法,就只能请桓综茗出手,直接上能力了。

    他带着期望的眼神看着秋霁,秋霁简直都要气笑了。

    他是觉得他身为南方人,哪怕有办法也不愿意出手么?

    “所谓王室看似比皇室第一阶,但在这王城区的掌控力远非南方小国的皇室可比。听起来倒是和你们北方相似。我连规则都还没全弄明白!”

    桓综茗也赞同的点头。

    这王城区的“官员”,基本全是修士担任。而且,还都是占据这个“浮梦大陆”主流的筑基修士,以及优秀的练气修士。

    据他所知,南方在修仙界掌控下的所谓“皇室”,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能力。他们身边的修士,大半都是背后的修仙门派派出来的。剩下的,也都是不成气候的散修。稍微有些实力的修仙家族,也会选择抱门派大腿而不是抱“皇室”大腿。

    相差太远了。

    “问题就在这里了。”乌溯一脸头痛的表情。

    “想要驱逐两个‘王室供奉’,要么就让他们实力相当的对手出手,要么就直接在所谓的王室身上下功夫。”

    “但是前者吧,林惊珩和洪嵚都是在华国宗室都能混得很好的人物。最是知道怎么‘独善其身’了。我完全没看出有谁和他们有矛盾。”

    “后者吧……”乌溯再次叹口气道,“秋道友,这就要请教你了。我完全看不出这里的王室,对浮梦大陆有什么作用。也看不出他们有什么特别的实力。他们为什么能有那么高的地位,统领那么多修士啊?”

    紫霞门没有说过会给王室撑腰。

    王室成员本身也不像华国皇室那样掌握着玉玺国运。

    秋霁也疑惑过这个问题。

    毕竟这个浮梦大陆其他的事情,都基本能逻辑自洽。没道理王室的地位全无说法。

    “应该和封印有关?”

    “但怎么都该有些消息吧!要是修士们不知道,不可能那么安分听命。要是知道,不可能全然不说。”

    秋霁想了下,“我想过两种可能,其一,慕氏曾经想过将国度的皇室换为修士,将整个彩云城布置成一个大阵。借鉴林氏皇室的地位,将彩云城打造成特殊的地域。是‘代天之道’的一个实验。如果那个实验成功,可能会有类似的结果。那么这座王城,就会是一个特殊的整体。”

    “第二种可能……上古紫霞门的辖区之内,有类似的凡人王朝。那时候并没有皇帝的概念,所以是‘王室’。但那时候的‘王室’如何维持地位,我又完全不知。”

    乌溯得到干货,将目光转向了桓综茗。

    并且默默的递出了一袋丹药。

    桓综茗望天。

    这个程度就要找上他了吗?

    乌溯读懂了他的眼神,诚恳道,“小友,这个问题很重要的。”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个情报,“之前我没意识到,后来反应过来——明明王室有那样的力量,但是,这个王城区的教育里,并不包含‘忠君’这一类的教育,华国和梵国都是有类似教育的!”

    好吧。

    桓综茗瞥了乌溯一眼,闭上眼睛沉吟片刻,指着秋霁道,“兼而有之。”

    脸色一白。

    随即又道,“不确定。”

    ——后面这三个字的问题就大了。他的气息明显衰弱了一些。

    显然,他所说的“不确定”,不是那句“兼而有之”的备注。而是在说,“王室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地位”这个问题,还没有一个明确地答案!

    这个“设定”,是还可以改变的!

    秋霁对此还有些懵圈。乌溯却已经完全懂了。连忙一颗丹药塞过去,“调息调息。”

    然后才将自己听明白的那一点,和秋霁解释。

    秋霁复杂的看了桓综茗一眼,这才是他第一次,真正领会到桓综茗的能力。不是特别直观,对他来说却已经足够。

    他也思考了一会儿,“我说的两种可能,后一种对现在的修仙界和凡人来说,都已经是在想象外的了。很难复原。毕竟,人还是那么一些……前一种,虽然我不知道慕氏的筹备到了怎样的地步,但我可以肯定,他们的修改方向,和上古紫霞门的精神天地之别。这明明是一个精妙的世界,如果连这一点都还不能确定,那多半就是说明,两种可能根本无法相融。前……”

    秋霁的话被桓综茗打断了。

    他忽然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住口”的动作。

    没多久,有些懵圈的另外两人,才感应到了……真人级别的气息!大摇大摆的入城!

    乌溯看看桓综茗。

    桓综茗的感官,当然不可能比他们这样真正的真人更强。如果他提前发现了,那就是……

    桓综茗这次先吞了一颗丹药,才在桌上写了四个字。

    “大劫将至”。

    这么写的时候,桓综茗的表情相当微妙。

    他早早的就意识到了,这里的凡人也好,修士也罢,除了他们这几个外来者,全都不是完整的神魂。

    即使是身体死亡,人也不会死。只是神魂会回归真正的身体所在之处。

    且神魂受到保护,不会受到真正的重创。

    不去考虑身体的问题,那是一种“伪无敌”的状态。

    只要他不作死的去强行改变这些神魂的状态,他的能力对这么些家伙,是等同于无效的。

    而在之前的几天观察之中,他本来觉得,除了观察到了一堆不知道真假的“市井日常”之外,没有别的什么收获。

    可现在,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感知到某个真人级别的气息之前,他先有一种微妙的感应,城毁人亡的感应。

    还没有主动的去思考、斟酌、判定。

    “未来”的画面却主动的钻进了他的脑海。

    “去看看?那不是……”乌溯话未说完。

    秋霁道,“也不是。”

    从苏大儒的状态看来,虽然被压制了实力,气息的特点却没有什么改变。所以,那个入城的真人气息,不是儒修,也不是秋霁熟悉的对象。

    但终归儒修是有数的。

    秋霁却是修仙界里比较出色的后一代。

    两人很快就达成一致意见。

    乌溯和桓综茗一起行动,秋霁单独行动。

    他们是在桓综茗住的凡人客栈中相聚的。只做了最简单的防护。所以客栈外面,尚且没有因为一个“真人”的入城起什么波澜。

    绝大部分人根本就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秋霁用了最快的速度,那些凡人也根本没注意到有人离开。

    乌溯和桓综茗一起走出来的时候,反而多得了一些目光。

    王城区说是城区,但大小也就是一座城池。只不过,城内也有好些城墙,将城池分成了好几个区。

    和绝大部分的城市一样,作为最高首领的“王室”居于内城之中。

    “王室”下辖六司,分别处理不同的事务,里面设置的职位也就是官职。

    这六司的官衙和王室一样,也在内城之中。

    乌溯和秋霁如今都在这六司之中工作。而至少在乌溯看来,这所谓的六司实在是职能简陋,本身不足以真正完成必要的“治国”工作,对于“官员”也缺乏限制和监管。唯一的可取之处是,对“外敌”还算是有比较完善、快速的反应机制。

    只不过,在强行入城的人是一个真人的时候,这种反应机制也就有等于无了。

    “浮梦大陆”默认“真人出紫霞”。灾兽也从来没有上过妖丹的等级。对于这个层级,根本就没有任何应对措施!

    对于一个真人擅闯入城的事,王城区唯一的反应是,王室出来迎接了。

    这个位置特别不走心的一点在于,说是“王”,但其实连个正式的称呼都没有,没法称作“**王”之类的。

    现任的王是一个中年修士,修为是筑基巅峰。

    他还有两个王子。

    一个看着二十来岁,一个看着还只有十七八岁,都是练气修士。

    并没有“王后”和“公主”。

    他们还领着“六司”的司首。这些司首,就气息来说,同样是筑基修士。

    ——换句话说,单说气息,所谓王城区的高端战力加起来还不够一个货真价实的真人动真格的。

    大概也正因为如此,除了“王室”和所谓的六司司首,没有什么修士愿意过来凑热闹。跟在王室后面的全是凡人了。修士们都在远远关注。

    毕竟一个真人降临,也意味着必然有大事发生。

    之前来的苏倾,就已经说了“封印出问题”的话。

    秋霁小心的隐藏了身形,混在修士群中朝那位真人看了一眼,就倒吸一口冷气。

    这时候,他的心情和之前的水馨应该是一样一样的。

    因为这个闯入了王城的真人,正是严东流!

    严东流显然也不纠结称呼的问题。

    飞到了王宫前方之后,严东流对迎接的队伍一片淡然,扫了一眼就落在了为首者的身上,“你就是现任的‘王’?报上你的名号。”

    “杨宝山。”“王”敢怒不敢言。

    “现在,你有什么话要禀告本真人?”严东流神情庄严,反客为主。

    杨宝山愣了下,“小王不知犯了何事?之前送往聚气坊的修士,也都是精挑细选出来……”

    “封印。”严东流扬眉打断。

    “前几天的时候,有位真人过来,说封印可能出了些问题。但这几日里,倒是没再出意外。小王还当问题已经被紫霞门解决。”杨宝山很真诚的懵着。

    “看来王室已经忘了自身的职责……”严东流叹了口气,抬起了手。

    “且慢!”

    一个声音忽然冒了出来。

    严东流转头望去,露出惊疑之色。

    要说严东流对秋霁这样的小辈有什么印象,那肯定是玩笑。之前在天隐观外目送秋霁等人进入隐天秘境的时候,在严东流眼中,这些小辈都已经是死人。

    但“外来者”的气息,到底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至少对严东流这样的等级来说是如此。

    何况秋霁的实力甚至不能说被封印,只能说是被他自己控制。金丹级别的实力,严东流还不至于认错。

    “王上。”秋霁飞过来,落在了王宫前的广场上,姿态潇洒的冲着杨宝山点点头,“您好像忘了核实一件事,这位真人,还没有证明他是紫霞门的真人吧?”

    杨宝山更懵。

    他似乎没有想到,自己的“下属”里面还有这样的人。

    更重要的是,紫霞门才有真人啊!还需要证明的?

    “还请真人展现紫气。”秋霁是那种等命令的人?根本不等杨宝山反应,已经自顾自的微微对严东流行了个晚辈礼。语气却是毫不客气。

    严东流倒是没有被激怒,只是感叹道,“我倒是没注意到……你是紫霞门的后辈?”

    他也隐约想起来了。

    “晚辈秋霁。”

    “哦,我想起来了。”严东流点点头,眼神有些复杂——在他的牵云秘境里,天罚之后,第一个于修仙界引下雷劫的金丹。

    “算了,你可知道,我为何今天才来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