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仙途遗祸 > 1863 大儒的斗志

1863 大儒的斗志

作者:小小沙丁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么,严东流呢?师兄你在这儿又是在做什么?”苏倾继续问道。

    “我还真不知道严东流去了哪里。”张知秋摇头,“这地方的情况,非常奇妙。我会在这里,是因为接到了一个任务——教导这里的‘百姓’向善、自强,最好能主动守护世界。”

    苏倾;“???”

    好一会儿之后,“上古时候也没我们儒门啊?”

    “我们儒门有教导平民百姓守护世界吗?”张知秋反问。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苏师妹,你是不是忘了你任职的文山书院,教授的都是层层考上来的学子?”

    苏倾想想那些在强制法令下都能千方百计浑水摸鱼的贵女们……

    就是她自己,虽然惯常性的扶持女性自强,也得有女性先主动冒头让她看到,她也不会去帮忙。

    她叹了口气。

    “我确实没走过基层教化之路。”苏倾坦然道,“师兄你所言有理。想想师父当初,也是让我们这些愿意站出来的人,去学习,然后保护大部分人。”

    虽然启蒙教育之中也有教普通人自强的部分,但那不是重点,并不强求。

    不过,问题也就在这里了……

    想明白了的苏倾露出了同情之色,“连师父都做不到的事,这不是强人所难么?人生百态,哪能人人都有那样的志气。”

    ——师兄你这是接了一个天坑的任务啊!

    “谁给你的任务?没法拒绝吗?”

    张知秋指了指自己,“是这具身体自带的任务。”

    “没人给师兄你发布任务,你也不能肯定谁给你发布的任务,你还不知道你的身体到底在哪里。”苏倾整理了一下获取的信息,确认道。

    张知秋苦笑点头。

    苏倾看看陈悦心,“所有这个世界的‘身体’里,其实都有这个任务?”

    一直没开口的陈悦心当然是一直关注着这对师兄妹的。

    但她也确实是有些走神。

    张知秋说过,他是在北方犯了大错,这才南下来找组织麻烦的。但从这位“苏师妹”的态度上,真看不出来。他们这师兄妹时间透露出来的那种熟悉、亲密,玩笑无碍的氛围,让她感慨万千。

    他们可都已经是真君级了啊。

    想想之前摘星楼那些师兄弟的情况,陈悦心是真有些心酸。过了一会儿才在苏倾的注视下反应过来。

    有些心慌,见苏倾并无怪责之意,也连忙答道,“是,至少,我这里也有。”

    “难得了。”苏倾点头道,“我这一路看过来,除了我们这批外来的,紫霞门陷进来的金丹级别,基本都不知道自己是谁,更别说任务的事情了。”

    张知秋摇头,“是她的功法和情况特殊。他们摘星楼的功法,以星辰为本命星。这位陈小友的本命星是太阳星在浮月界的投影。”

    太阳星在浮月界投影?

    虽然苏倾并不是很理解摘星楼的本命星功法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也是有些粗浅了解的。加上理解自己的师兄——师兄绝对不会为了救一个小门派而和组织对上。除非这个小门派掌握着组织的什么弱点,又或者,这个小门派之中,还有衷心跟随的凡人。

    这么一想,事情就很明显了。

    “所以她本来就有‘守护浮月界’之类的任务?”

    张知秋点头。

    “任务进行得不顺利吧?”苏倾想到了来时看到的荒芜景象。

    “还好,已经摸清了一些规律。”张知秋叹道,“之前也是被经验所累。和师妹你类似的想法。”

    教人自立自强,保护世界么。

    他就一边打探这个世界的各种“设定”,一边挑选儒家经典里相关的部分来讲。但作为一个曾经踏踏实实干过基层教育工作的大儒来说,他很快就发现,在这个“乌山城区”里面,从修士到平民百姓,都不是那种能通过普通教育来达成上述目的的人。

    修士们在这个城区多半只是为了作威作福。

    因为外围的城区其实反而更少出现裂缝和灾兽。也更难得到各种物资分配。在这里,并没有王城附近的中心城区,那么优渥的生活条件。

    而凡人们,他们根本无法离开这儿。

    他们只能在这里繁衍生息,逆来顺受。

    哪怕是按照这里的“设定”,他们的血性也早就被磨灭了。

    张知秋被安放了一个“紫霞门真人”的身份,也确实是有真人的实力,没人敢于反抗。但这也不代表他们乐于接受张知秋的教诲。

    因为在这里,连小孩子的三观都已经定型。

    “我教导了他们一段时间就发现了。按照我们原本的做法,这里连小孩子都是那种‘不为恶即是教化成功’的类型。”

    苏倾想想之前看到的东西,“我能不能问下师兄,你是一到这个世界,就到了这个城区吗?”

    “那倒没有。可以肯定的是,现在的‘浮梦大陆’和我们刚到这里时的‘浮梦大陆’不同。但是这具身体‘被转移’的时候,我们无法反抗。和直接传送相比,能更明确的感知,但又不是飞行,尚且难以形容。”

    说到这儿,张知秋又指了指陈悦心,“他们所带的民众,理应和我们一起来了此地。但那些民众数量不过三万,品性不说都比这里的百姓好,至少也都不是逆来顺受之辈。”

    苏倾点头。

    陈悦心的摘星楼已经没了根基,算是流浪状态。尚且愿意跟随的民众,要么就是因为真的对摘星楼忠心耿耿,要么就是因为,确认跟着摘星楼,比去其他南天脊的城市更好。

    哪怕是那种衡量之后的选择呢?也足以说明他们会谋求更好地生活不是么。

    “紫霞门所属的彩云城应该也被全部搬来此地。既然不是原本的身躯,那么基本可以确认,这里的民众,都是‘最难教化’的那一部分的投射。”苏倾感慨道,“想来也是看中了师兄你的教化能力。”

    张知秋苦笑摇头,指了指城外的方向。

    苏倾想起了在王城区看到的稻草人,“看来不少人反而有逆反之心。”

    “至少在这里,我们儒门的教化之道不合适。倒是梵国的方法适合一些。不过我也才刚刚着手……还多亏了之前的那几场大闹。”

    “尊神?”

    “利诱。”

    苏倾哑口无言了瞬间,想起了梵国最开始的信仰来源——只有信仰佛祖,才能在荒漠中活下去,甚至谋求更好地生活。

    这样的信仰根源其实还延续到了现在。

    但是……

    “有何利?”

    “他们其实和我一样,用的都不是自己的身体。”张知秋一句话,就让苏倾瞪大了眼。

    作为一个真正的聪明人,只要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她就能想到很多。

    ——单在王城的那场战斗里,他就看到了好几个,斗境虚浮、法力掌握不足,像是小孩子舞大刀一般的修士。

    “也许受神魂、意识所限,并非每个人都能发挥这个身体实力的上限。”

    ——是的,苏倾想,他们之所以被限制到金丹期,很可能就是因为,浮梦大陆准备的这些“身体”,最强也只能发挥金丹期的实力。

    “但至少在筑基之前,修士和凡人之间,实力并没有本质的差别。”

    苏倾主动接口了,“在这个浮梦大陆上,并没有纯粹的凡人。只要找对方法,只怕人人都能修炼。而在这样的城市里,修士的地位必然较高。凡人对于‘修士是否会保护自己’,又不会有多少信心。”

    “但这样做,是有个弊端的。”张知秋道。

    这才是他看到苏倾,很高兴对方到访的原因。

    连寒暄都没寒暄几句。

    “一个凡人,是不可能单独依靠部分意识,来支撑一个练气后期修士的躯体的。而且,以这片大陆目前的‘人口’,人人都能修炼的话,未免太过可怕。”苏倾当然已经明白了弊端在哪里。

    “如果这里的人都只有‘部分意识’,又确实是可以修炼,提升修为。那么随着修为的提升,就需要更多的‘意识’来支撑。可能会拉扯其他部分。”

    就像她见到的那些实力虚浮的修士。

    苏倾相信,他们背后的那个人,全部的意识,肯定就在那个身体上了。顶多只是被屏蔽了记忆而已。

    “不错,歪门邪道终究不是正途。”张知秋肯定的说。

    所以他一边为了调动积极性而不得已的采用了利诱之法,一边却依然是要自己看着。要是这里变成了修仙界的那种“拳头法则”,那也是绝对的失败。张知秋可以允许自己教化的民众走邪道,但绝不允许他们走魔道。

    “有意思。”苏倾眯眼笑,指尖敲着桌子道,“在这块大陆上,修士和凡人的界限,怕不只是‘想不想修炼’。所以要让已有修士的心性向正确方向靠拢,而让凡人在正确的动机激励下‘想修炼’。正确与否的判定,则在于‘紫气’。”

    张知秋欣慰的点点头。

    “这么说的话,加上我也是不够的。”

    “或者可以选另一个方式。”张知秋道,“我本来也已经在筹谋此事——苏师妹,可否先毁排名七十以后的城区?”

    “……因为严东流?”

    “因为严东流。”

    “……但我这辈子还没干过毁城的事。”

    “相信师妹你不会形成惯性。”

    苏倾和张知秋两个人大眼对小眼的对视了半晌。苏倾面色严肃,张知秋微笑如故。

    面对这么个“身体”,苏倾无法确认张知秋的根基损毁是否已经有所恢复。但是……

    苏倾站起来,振振袍袖,对着张知秋微微一礼,“恭喜师兄恢复斗志。”

    张知秋的笑容,微微变成了苦笑。

    &

    水馨不知道,苏倾已经开始为“大劫将至”添砖加瓦。

    当然,苏倾不会跑去那些城区乱轰一气。

    她已经掌握了一定规律,又得到了张知秋的经验辅助。用诛心之类的手段,弄出一堆“稻草人”来制造恐慌、破坏城邦,是很简单的事。

    算是将张知秋摸索出来的“成功经验”,加速推广。

    她这边也要忙不过来了。

    她自己的教导走的是中正平和的路子,至少不会刺激人。因此只是引发了几例“树晶化”的案例,让她的空间里多了几个小“人偶”,挂在了灵茶树上。

    云曦这边的第三轮考核却是注定要出大岔子的。

    尽管那些写出来的文章都有类似于标点符号的东西,不至于因为句读引发误会。但云曦选出来的文章都是那种接近基础教育的文章。

    然后,圣儒的风格,这种类型的文章全都言简意赅,有微言大义的意思。

    要是有正宗的儒门弟子来教导,那最多是弄出一堆小流派来,大方向不至于偏差。

    由一群毫无经验、“自由心证”的修士来教导……

    自己“深读”把自己给弄成稻草人的就有两个。水馨之前记住的“李勿”就在其中。还有七个民众在接受他们教导的时候,因为无法接受而直接变异的。

    奇妙的是,这七个民众都是在“课堂”变异的,身边根本就没有稻谷之类的东西。但他们身边的木质品,却分裂成了柔软的木条,“裹”在了他们的身上,起到了类似的作用。

    水馨云曦和其他考生的反应很快,这几件事全都没有造成什么重大伤亡。

    但后面的变异全都发生在课堂上,再用“封印出问题”的简单答案来搪塞,显然是有些搪塞不过去了。

    哪怕是水馨绞尽脑汁,而那些民众也一副不敢质疑不敢迁怒的模样,她依然能感觉到,怀疑的气氛在蔓延。

    但聚气坊一时半刻的还没出什么大事。苏倾那边也是主动挑事,主动善后。

    他们都没有料到,印证了沈真君那句“大劫将至”的动乱,真正的大乱,还是源于王城区。

    那时候,桓综茗已经以一个“哑巴”的身份,在凡人的闹市区默默的旁观了好几天的人生。

    秋霁和乌溯则已经通过了天霞门的关系,非常简单的谋到了官职,走马上任。

    乌溯的官职,是管辖一个城区内的几所“王城学院”,可以说摇身一变的变成了原本身份的上司。

    而秋霁的官职,则是负责处理修士与凡人之间的各种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