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总裁爹地超给力 > 第1864章 他的克制

第1864章 他的克制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段司烨立即伸手搂紧她,这次的车祸之后,她更瘦了。

    当听见她在车里和康辉阳最后的话,她的声音平静得有些可怕,她的顺从是因为她已经决定付出生命保全她的贞洁。

    他从未想过,像她这么弱小的女孩,竟然拥有一颗如此决绝无畏的心。

    但他知道,她这么做,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她愿意死,也不愿意把自已弄脏。

    所以,这辈子,他要保护她,保护她不受任何的伤害。

    “这辈子我都会在你身边。”段司烨低沉落声,薄唇在她的发丝里亲了亲,“去换套漂亮的衣服吧!我们一会儿去外面吃午餐。”

    “嗯!”程未来点点头,现在她的脑袋上还有纱布,她笑道,“那我一会儿戴一个帽子出门。”

    “嗯!”段司烨点点头。

    中午,段司烨在附近的一家餐厅里订了位置,程未来戴着帽子,披着长发,倒是让人看不出来她受伤的地方。

    吃了午餐,段司烨见她的精神不错,又带着她出去走了一圈再回来。

    程家的钱,他已经打过去了,相信程家的人,不会再来打扰他们了。

    这个星期六,他决定带着她一起回去见父亲和爷爷,同时,也向他们介绍他们的儿媳妇。

    现在段司烨也和妹妹时常会联系,她在那边的工作也开展得非常的胜利,平常很忙,所以,她暂时不回国。

    大概母亲的离开,让她非常的自责,所以,她现在宁愿在国外生活。

    程宅,程苏华夫妻得到这笔钱之后,只分给了程有发一百万,让他养老,而他们则把这笔钱占用着,商量着接下来如何投资赚更多的钱。

    当然,他们早就忘了程未来这号人了,反正与他们也没有关系了。

    晚上八点,段司烨和程未来一起从外面用餐回来,程未来明显就有些累了。

    “去洗个澡,早点休息。”

    “那你呢?”

    “我处理一下工作,很快就上去。”段司烨朝她道。

    “嗯,好!那我先回房间了。”程未来说完,她径直回到了主卧室里。

    她从睡衣那一栏取了一件舒服的吊带睡衣,在她的心里,这里的睡衣肯定是她失忆之前的。

    即然使用她之前的东西,她也没有觉得什么,程未来洗了一个澡,穿着清凉的睡衣出来,她是真得想睡了,她掀开大床的一边,舒服的躺下去。

    空气里飘荡着一股令她心神安定的气息,是男人的荷尔蒙气息,她弯起嘴角,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段司烨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他处理了几份比较急的工作邮件,他听见楼上安静的声音,他不由放下电脑,起身上楼。

    当他推开主卧室的门,看着昏黄的灯光下,笼罩着一抹安心沉睡的纤影。

    她睡在他的床上,一件细带的睡衣,令她纤细的锁骨清晰可见…她睡得很自然,也很安稳。

    可是,段司烨的呼吸却有了几分的急促,他倒是没想过,回到家里,他们要面对的,就是更加亲密的相处。

    而他未考虑到这一点。

    段司烨看着她的纤影,他轻轻的把门关了起来,看来,在他想好如何和她亲密接触之间,他还是先睡客房吧!

    席景琛的别院里,白天段舒娴在他的家里看书渡过,因为他要出去工作一会儿,而她正在休假,傍晚时分他们一起去了附近的一家餐厅用餐。

    转眼,时间又到晚上九点半了,段舒娴看着书的心思,开始有些紧张了。

    今天晚上是不是又要睡在一起呢?这真得很考验她的。

    有时候,她会在想,要不要主动啊!还是要矜持下去。

    总之,那会儿她的心都是乱的。

    这会儿席景琛还在处理工作,段舒娴也没有去打扰他,她先去洗了一个澡,在房间里等他。

    坐在他的床上,她强行让自已静下心来看几行字,可是,她的目光总是望着门的方向,在等着他上来。

    十点左右,门外的走廊传来了脚步声,她立即又慌了,赶紧把书放在桌上,钻进了被子里,然后又假装熟睡。

    她只有这一招啊!

    门推开了,席景琛沉稳的脚步声迈进来,他看着灯光下睡下的身影,他的脚步声很轻,仿佛不想打扰到她。

    段舒娴心虚起来,她根本没有睡啊!

    席景琛也没有过来看她,他径直就去了浴室里的方向,没会儿,水声响起,他在洗澡了。

    段舒娴不由呼了一口气,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天花板,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

    想到昨晚那个让她脸红耳赤亲亲,她就感觉浑身莫明的又热了起来。

    这下好了,难道每天晚上都要在睡前纠结这件事情吗?又害怕又期待的心里,还真得不好受呢!

    正乱想着,倏地,浴室里的门滋啦一声又推开了,段舒娴立即闭上眼睛,即然装睡了,总得继续睡。

    席景琛的目光快速一眼,便捕捉到她装睡的动作,他的薄唇无声的弯起。

    她就只有这一招吗?

    席景琛回到衣帽里室,他换了一件上下两件套的睡衣裤过来,深灰色的丝绸睡衣,依然衬得他的身材高大挺拔,宛如顶级模特一般的黄金比例。

    段舒娴听见身边的床沿一沉,她的心不由的怦怦跳了几下,而这时,房间里的灯光立即暗了下去,席景琛连壁灯都没有留一盏。

    只在窗外的月光淡淡的笼罩进来,洒在床畔下面的地毯上。

    段舒娴睁开眼睛,无声的眨动着,他为什么把全部的灯关了啊!

    席景琛枕着双臂,微微侧眸打量着她的后脑勺,他在想着,她会不会主动抱过来。

    他关了全部的灯,也是为了她着想的,免得她还要装得那么辛苦,如果关了灯,她就可以睁开眼睛了。

    段舒娴的确舒服自在多了,她一动不动的想着一些事情,他为什么没有抱过来?难道他累了?

    那她要不要假装睡着了,然后主动的投怀送抱?其实这样背对着他睡,她也觉得浪费机会。

    明明可以抱着他睡的,段舒娴想着,反正黑漆漆的,她不由假装转了一个身。

    淡淡的月光之中,男人晶亮的目光里,流露着期待了。

    段舒娴转了一个身之后,她的手臂便自然一搭,嘿,搭到他的腰上了,她立即挪动了一下身子,小脸蛋贴在他的手臂上,仿佛一个粘人的孩子般,粘住他了。

    席景琛俯下身,哑声笑问,“睡不着吗?”

    段舒娴立即抬起头,撞上一双晶亮得连黑暗都掩盖不住的笑眸,她立即窘得在他的怀里噌了噌,“你怎么知道我没睡?”

    “躲我吗?”席景琛在她的耳畔低笑寻问。

    段舒娴要晕了, 原来,他都看在眼里啊!她丢人了。

    “才…才不是,我又不怕你!”段舒娴立即抬头反驳。

    席景琛抵住她的额头,灼热的呼吸洒在她的唇畔,“真得吗?”

    “真得。”段舒娴抬头之际,她的红唇刷到他的唇,瞬间,她呼吸一窒,而男人笑着压下来,“那就试试。”

    他低叹落声。

    一个吻,似乎又让整个房间都烧了起来似的。

    段舒娴几乎要在这个吻里面溺亡过去了,但是最后他还是放过她了。

    她也不知道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有些失落。

    “乖,睡吧!”席景琛抚摸着她的后脑勺,安抚着她入睡。

    “我不想你难受,我愿意的!”段舒娴小声而大胆的说道。

    席景琛低沉笑了一下,声线尤有克制之色,“我知道,但我想留着结婚的那一晚。”段舒娴倏地心头感动,因为她也想,而他愿意这么想,也是尊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