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狂暴总裁的试婚萌妻 > 第267章 她还活着

第267章 她还活着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御庭,你这是什么意思?”宁萌已经处在爆炸的边缘。

    “什么什么意思?”顾御庭一脸无辜。

    宁萌看看他,又看看啃骨头啃得很欢快的小橙子,忽然说不出话来。

    也是啊,顾御庭又没有说过,红烧排骨是做给她吃的,而是做给小橙子吃的,她要生气也完全没有道理的。

    说不定到头来,还被顾御庭笑话她和小橙子抢吃的。

    宁萌气疯了,完全忘记她深夜来顾宅是干什么的,直接扭头就走。

    身后的顾御庭直接蹲在小橙子面前,主动拿起一块排骨递到小橙子嘴边,温柔地说:“小橙子,多吃一点。”

    心里则默默地数:一、二……

    果然宁萌忽然转身,又走了回来,一脚踢开地面上的一碟排骨,之后居高临下地看着蹲在地上的一人一狗。

    小橙子叫了一声,委屈巴巴地看着顾御庭,大有怂恿顾御庭找宁萌算账的意思。

    “宁萌,这回轮到我问你,什么意思了吧?”顾御庭抱着小橙子站起来。

    “我的意思很简单,你都看到了,我不开心,小橙子也不能开心!”她敲了敲小橙子的脑袋,小橙子就往顾御庭的怀里缩了缩。

    宁萌更加不开心,这个怀抱是她的好吗?!

    虽然和一条狗计较,很跌份,可是她忍不住啊忍不住!

    顾御庭淡淡地瞥了宁萌一眼,抱着小橙子上楼去了。

    边走还边说:“把地上的排骨和碟子收拾干净。”

    凭什么啊?宁萌不服气,可这里是在顾家,她不敢不做。

    简直是自食恶果啊。宁萌收拾干净了,又拿来抹布擦了擦,确保看不到任何痕迹,才洗手上楼去找顾御庭。

    小橙子已经回窝睡了,他就坐在狗窝旁边,定定地看着小家伙。

    宁萌一进门就说:“顾御庭,你这个样子,是想要分手,对不对?”

    顾御庭终于抬头,认真地看着,一会儿后站起身向她走来。

    宁萌后退一步,不解地看着他,这是要干什么?

    下一刻,他就扣住了她的肩膀,十分用力。

    紧抿的薄唇微启,他道:“宁萌你在想什么呢?我一辈子都不会和你分手的!哦,不对,你现在已经是我妻子,我们一辈子都不会离婚!”

    “那你还……唔,唔唔……”这家伙怎么一言不合就开始吻她?

    说不分手,却为什么要从盛家跑出来?

    好,他生气,她知道,可她都已经追过来了,他还对她这么冷漠,是什么意思?

    她两只手不断地拍打着他的胸膛,却根本无济于事,反而被他吻得更深,最后直接将她给抵到门板上去了。

    再接下去,可不就是亲吻这么简单的事儿了。

    宁萌起初大脑还算清明的时候,还不断地反抗着他,但是没过一会儿,不仅不反抗了,而且还环抱住他的脖子,回应着他的吻。

    顾御庭感觉到时,紧皱的眉头,渐渐地扬起。

    ……

    此时此刻,阳城最东边的一座大山里,一座用泥土筑成的小房子里,简陋的木板床上,身穿男人青色衬衣,宽大裤子的沈青花,正躺在上面。

    这栋房子是建来临时休息所用,房子的主人是对四十岁左右的夫妻,他们将房子搭建在这里,是因为要在这里饲养牲畜,比如鸡鸭牛羊。

    因为是在大山里,所以并没有通电,此时到了夜晚,只能点油灯,或者蜡烛,光线很暗。

    沈青花面朝里侧,墙壁上有着一竖一竖的划痕,她每天都要数两次,睡觉之前,以及醒来以后。

    现在上面整整有三十条划痕,说明她来到这里,已经一个月了。

    当初她替白慕谦挡子弹的时候,就没想过可以活下来,掉进水中的瞬间,她就失去了意识,醒来的时候,却在男人的渔船上。

    是的,这座大山的外面,就是湍急的河流,房子的男主人白天会出去打鱼,也是那个时候,他将她救了。

    她虽然大难不死,但却没有命好到可以被送出去。

    她还记得,那个男人将她打捞上来时,下一刻就想要将她扔回河里,是她紧紧攥住他的裤脚,努力挤出三个字:“给你钱。”对方才将她救下来的。

    但她受伤太严重了,身体里又有子弹,这对夫妇也不敢将她送去医院,害怕惹祸上身,男人就亲自操刀,将她身体里的子弹给弄出来。

    平时男人要给小猪仔进行阉割什么的,手起刀落,那叫一个利索,但是她身体本来就弱,没有麻醉,且血液流得那叫一个欢快,可谓是九死一生。

    当时这对夫妇已经放弃她了,在房子外面铺了一些干草,直接将她扔到上面,就这样让她等死。

    那几天天气也不好,天天下雨,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活下来的,或许与她强烈的求生意志有关吧?

    好几天之后,妇人走到她身边,就想知道她死没死,当时她还有一点意识,便说:“救我,我会给你们一生一世的荣华富贵。”

    妇人见她命大,才开始给她喝药,直到现在。

    她活下来了,身体越见康复,但情况却并没有好转。

    外面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沈青花眉头一皱,知道自己再度处于危险之中,她迅速吹灭了房间里的蜡烛,躲到黑暗的角落里去。

    角落里有根木棍,她紧紧地攥着手心上。

    黑暗中,她依稀可以看见进来的那人,猥琐地往自己刚刚躺着的木板床上走去,间或还搓着手。

    男人兴奋的声音在黑暗中轻轻响起,“小姑娘,不要怕,叔叔来看看你,你婶婶不会发现的。”

    就是这么一个平时看起来老老实实的男人,暗地里却肮脏龌蹉无比。

    沈青花想起自己有一次在干草堆里醒来时,这个可恶的老男人,一双粗糙的手就在她身上不断游走。

    她拼尽全力踹了他一脚,他当时完全没有防备,生生被她踹倒在地上。

    “你个小娘儿们,是劳资救了你的命,居然还敢踹我!”他一边怒吼,一边扑上来,撕扯她身上本就破烂不堪的衣服,完全不顾她还处在生死边缘。她当时绝望极了,甚至觉得哪怕是死在海里,也没有这么屈辱!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他的妻子出现,一把将他从她身上拽走,“阿贵,你干什么?”

    被唤作阿贵的男人,一边提着裤子,一边指着沈青花道:“是,是她勾引我,她求我救命,要对我以身相许!”

    妇人想到沈青花也曾承诺过给自己荣华富贵,当即就相信了阿贵的话,也不顾沈青花快要死了,一巴掌挥到她的脸上,“真是个贱蹄子,都要死不活的了,居然还想着勾引男人!”

    “我让你勾引,让你勾引!”妇人连着踢了她好几脚。

    她长这么大,枪伤都受过了,却从未如此屈辱过, 可那个时候的她,却一点不想死,她要活着……

    然后她就苟延残喘地活下来了。

    身体好一些的时候,她曾试图过逃走,只可惜没走多远,就被发现给抓回来了。

    阿贵连同他的妻子,对她进行了一顿暴打。

    至此,阿贵的妻子已经不相信她能够给他们带来荣华富贵,而阿贵却反常地养着她,原因很简单,他看上了她年轻美好的身体。

    阿贵就对他的妻子说:“这小妞儿虽然之前骗了咱们,可若是咱们将她的身体养好了,带出去卖掉也能拿到不少钱呢。”

    住在山里的妇人,大字不识几个,对于违法知识更是不懂,只认为沈青花是他们救的,她的命就是他们的了,随便他们想要怎么处置都可以。

    于是,妇人就答应了阿贵的说法。

    现在,阿贵正搓着手往她的木板床上而去,目的昭然若揭。

    越是靠近,他就越是兴奋,还没有碰到她呢,呼吸都已经有些不稳了。

    沈青花拿着木棍蹲在角落里,看到他激动地扑到床上,她二话不说,上前两步抡起棍子就打在他的后背上,阿贵哀嚎一声,反应过来就要捉住沈青花手里的木棍。

    一直以来,沈青花精神上提心吊胆,伤口也没有得到完好的愈合,身体虚弱得不得了,根本就不是阿贵的对手。

    手里的木棍很快就被阿贵抢走,他直接骑在了她的身上,就要往她的脸上亲下来,沈青花没办法了,就大声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门外传来微弱的亮光,沈青花继续道:“婶婶,救命啊!”

    “小丫头,你喊破喉咙也没有用,我那老女人已经睡着了,不会听到你的呼救声的!你就乖乖从了我吧,我会对你温柔的!”

    啪!

    他刚说完话,脑袋就被狠狠拍了一下,“王大贵,你说什么呢你?我是老女人?”

    王大贵惊呆了,连忙从沈青花身上起来,“老婆,老婆你别生气啊,是这个小丫头之前那么喊你的!我,我是受了她的蛊惑,才顺着她这样喊的。老婆,你一点都不老,比起这个小丫头来说,可是有韵味多了。”

    妇人手中提着一盏油灯,灯光昏黄,她狠狠地瞪着沈青花,骂道:“你这个小贱蹄子,也太贱了!王大贵,明天就给她卖出去!”

    王大贵点头哈腰,“好好好,我都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