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中文网 > 寻龙档案 > 第268章 敢问路在何方

第268章 敢问路在何方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zon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午,陈飞一行没再出门,而是留在房里休息。

    的确,近几日众人实在是累得不轻,虽说已狂喝了老母鸡汤,却也需要再稍稍休息半日。

    不过,说是休息,众人那嘴可没闲着,一边猛造着花生栗子等干货儿,一边倚在床头上高谈阔论。

    至于谈论的内容,很明显是关于铁彪那少年派的奇幻旅行。

    只不过,铁彪这趟奇幻旅行中的大部分区域,众人已然都去过一两次,虽说有些走马观花,且是留下了诸多悬念,却也没了吸引力。

    唯独那山洞,也就是铁彪再次看到大飞碟的那山洞,才是众人此时谈论的重点.......

    ......

    “嗨,依我看呢,这铁彪仍是没好利索,啥山洞,啥飞碟,这分明是在说胡话嘛.......”大师说道。

    没错儿,打一开始,他便不咋相信这飞碟一说,否则,当日他也不能问人铁彪几岁了。

    “嗯......我也觉得这事儿不咋靠谱儿,你想,就算有那飞碟,它又怎能钻进那山洞里?这摆明是在胡扯嘛......”老张附和道。

    的确,老张说的有些道理,据铁彪说,那山洞的洞口仅容一人通过,而那飞碟却有着几百米大小,试问,它该如何进到那山洞中?

    “哼,谁说不是呢,这傻孩子竟还说那飞碟是停靠在那洞壁上的,我的天呢,这简直不可想象嘛......”二磊补充道。

    得,这二磊说的也没错儿,先前铁彪的确说过,说当时那飞碟是垂直停靠在一面垂直的洞壁上?!

    试问,这他妈不是扯吗?

    “呵呵,最离谱儿的,是铁彪还说那飞碟时隐时现,且那飞碟出现时,他便迷糊,飞碟消失时,他又清醒.......哈哈......”小八傻笑着说道。

    看来,这天底下的悲伤,永远也抵不过七碗母鸡汤。

    眼下,这小八已然恢复了正常,且是他妈学会讥讽人了......

    .......

    “哼哼.......”亮仔有些不以为然的冷笑了一声,意思是没有调查,便没有发言权。

    吆喝,这亮仔果然是副科级公务员,虽说脾气臭了点,可这觉悟却是一点都不低。

    没错儿,这没有调查,便没有发言权!

    甭管那事儿听起来有多诡异,且想像起来有多不可思议,要想证明那是瞎扯,便必然要拿出证据,且至少要亲在前往调查一番才是!

    否则,便没有资格在此讥讽人。

    陈飞没有发表意见,他只是半躺在炕上拿脚丫子搡了搡万三的后脑勺,意思是该你说话了。

    而万三,则是一边将陈飞那臭脚丫子推向了一旁,一边积极地思考着。

    果然!

    片刻之后,只听万三说道:“我曾在一本科技杂志上看到过.......”.......

    .......

    万三比比了半天,却是没人能够彻底听明白。

    不过,众人倒是明白了他要表达的意思,那便是一切皆有可能。

    得,比比了等于没比比。

    “嗨,依我看呢,咱不如亲自去瞅上一眼,到时候,不就啥都明白了.......”叶秋说道。

    没错儿,叶秋说的一点都对!

    还是那句话,没有调查,便没有发言权!

    此言一出,众人你瞧我,我瞧你,且是面露淫荡之色,意思是英雄所见略同。

    而实际上,大伙儿听完那铁彪的叙述之后,便恨不得马上去那山洞瞧上一眼,否则,便也不会在此一个劲儿的去否定人铁彪,这摆明就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嘛。

    可陈飞却是迟迟不发表意见,所以众人也不好乱提议,毕竟大伙儿是陪这陈飞来此办事的,至于行程,自是要听他的安排。

    而陈飞,此时仍是没有答话,只是半躺在炕上思索着什么......

    .......

    实际上,此时陈飞倒是纠结的很。

    他一方面,不想节外生枝,毕竟这铁彪所说之事,跟那坠龙遗骨关系不大。

    况且,这出来已是有日子了,得尽快打道回府方为上策。

    而另一方面,他又实在对铁彪那描述充满了好奇。

    况且,那龙骨仍是没有寻到,总要再去碰碰运气。

    所以,此刻陈飞相当的纠结,一时很难拿定主意.......

    .......

    “嗨,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亮仔突然说道,意思是我最看不惯婆婆妈妈。

    没错儿,他这人除了觉悟高之外,便是那脾气臭了。

    此刻,他见陈飞举棋不定,便越俎代庖,替人做了决策。

    而陈飞,并没反驳,也没有斜眼去瞅亮仔,因为此时,他巴不得有人替他下定决心。

    没错儿,很多时候,当一个人内力不足之时,自是需要另一个人推他一把......

    .......

    只不过,此时已是午后,动身要等明天。

    行,罢了!

    既然如此,那便只待明个儿一早,大伙儿唱着歌儿再出发!

    可谁知,众人此时便有些亢奋,竟等不到明个儿一早便已唱上了,且是大合唱!

    嘿,唱的还是《敢问路在何方》——

    谁烙的印,我结的疤,不测风云,难料关卡。

    流年催流水,我生非落花。

    路在心中,因觉悟脱袈裟,为彩虹披战甲!

    敢问,谁敢代我占我的卦?!

    命不由天定,牵什么挂?

    斗战不停息,怕什么怕?!

    不问天在何方,心在彩霞。

    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

    天挡不住眼界,地埋不掉我步伐。

    顶上有金刚圈,心念一样挥洒。

    我踏天涯路,天命要把我践踏。

    不做随风飘的沙,不做秋叶上蚂蚱,不坐待冬雪融化。

    敢问,谁敢在我生死造化?!

    命不由天定,牵什么挂?

    斗战不停息,怕什么怕?!

    不问天在何方,心在彩霞。

    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

    命不由天定,自由无价!

    斗战不停息,让我出发!

    不问天在何方,心在彩霞。

    不问天在何方,我有我天涯.......

    .......

    第二天一早,众人便早早起了床。

    铁彪娘用昨儿个剩的那点儿母鸡汤,为大伙儿做了一大锅鸡汤面。

    于是,众人匆匆吃了几碗,之后,便准备出发了。

    可谁知,这老天今儿个不给面儿,竟突然下起了毛毛雨来。

    嘿,这事儿闹得。

    不过,众人此时却没有打退堂鼓的意思,否则,便对不住昨儿唱的那歌儿了。

    那歌儿唱的,绝对是高音甜、中音稳、低音准,且是既通透又高亢,直唱的二磊险些尿了裤子。

    所以,眼下这点儿毛毛雨,还真他娘的算是毛毛雨啦.......